承运人责任保险理赔案例一

2007年8月28日,河南省中州集团南阳时运运输有限公司淅川分公司(以下简称时运公司)在XX财产保险公司南阳支公司对公司营运客车豫R52257客车投保了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险,保险期间为2007年8月29日零时起至2008年8月28日二十四时止,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每人责任限额为 10万元,累计责任限额为17万元,赔付比例为80%。2008年1月 29 日7时30分,豫R52257驾驶员李定程因雪后路面结冰,在浙川县上集镇魏营村路段与一小轿车相撞,造成客车乘客1人重伤,3人受伤,经县公安交警大队认定,李定程负事故全责。经交警部门裁定,时运公司赔偿伤者共计147382.31元。另查明,李定程具有机动车驾驶证,准驾车型为A2,但未持有从业资格证。 事故发生后,时运公司向XX财产保险公司申请保险索赔,根据条款赔付比例80%的限定,应由保险公司依保险合同予以赔付117905.85元。但XX财产保险公司以李定程不具备从业资格证,属违法违规行驶为由拒赔,双方各执己见。时运公司向河南省南阳市人民法院上诉,提出向XX财产保险公司索赔诉求。 本案经合议庭评议认为:根据被上诉人时运公司和李定程提供的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单可以确定,原告时运公司投保的是承运人责任保险,双方系依照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单和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条款确定各自的权利和义务,所以本案应确定为保险合同纠纷。其次,本案中,发生事故时的驾驶员李定程持有机动车驾驶证,准驾车型为A2,具备了驾驶同类车型的资格。驾驶员李定程虽未持有从业资格证书,但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中并未对驾驶员是否持有从业资格证书作出明确约定,故本案驾驶员是否具备从业资格证书并不构成保险人免除责任的条件,所以上诉人XX财产保险公司南阳支公司辩诉称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不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XX财产保险公司南阳支公司向时运公司赔偿保险金人民币117905.85元。

承运人责任保险理赔案例二

2009年6月11日,原告个体车主、道路客运承运人左秀华为辽ME3347客车与被告XX财产保险公司昌图支公司(以下称XX财产保险公司)签订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险保险合同,保险期限为2009年7月3日-2010年7月2日,保单约定:乘客每人死亡伤残赔偿限额40万元,每人医疗费赔偿限额5万元,每次事故被告医疗费的绝对免赔率为20%。但在签订该保险合同时,被告保险代理人未对免责条款进行明确说明。2010年4月16日下午16时40分,该客车从昌图农贸市场出发,驶向昌图县泉头镇。当该车行驶至102国道897KM处时,乘客孙宏平起身下车在扶车门时,由于车门损坏不慎跌到车外,经抢救无效宣告死亡。 事发后,死者父母要求车主左秀华赔偿,经法院判决,左秀华应赔偿死者父母合计人民币36.81万元。因该车辆已投保道路承运人责任险,且在保险期间内发生事故,于是向XX财产保险公司申请保险索赔。XX财产保险公司认为原告未及时报案,且被保险人未对损坏的车门未及时修复,存在严重安全隐患,进而导致事故发生,属于列明除外责任,拒绝支付保险金。 左秀华不接受保险公司说法,向法院上诉。经审理,合议庭裁定如下:保险期限内出现承运人责任事故,保险公司理应按照合同赔偿,故对原告要求被告在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其车内乘客因受伤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依法应予支持。依据双方合同保险条款约定,被告应在死亡赔偿金40万元内理赔,原告请求理赔36.81万元,未超保额限额,被告应对原告请求数额全额理赔;另对被告辩称原告在事故中存在重大过失的抗辩理由依法不予支持;被告与原告签订该保险合同时未将相关免责条款对原告进行明确告知,未尽到告知义务。对被告提出的原告存在严重安全隐患,事故属除外责任的辩解理由依法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三十条、第六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XX财产保险公司在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保险金总计36.81万元,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立即给付。